铮铮

无论是金麟台还是炼尸场,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吧。

【农坤】Failing 01

高雄杠把子陈总x小可怜坤 虐妻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

哪个更加沉重,是你的过去还是未来?

这是蔡徐坤来这个小城的第三个月,一开始justin还担心他初来乍到,可是蔡徐坤的适应能力却出奇地强,已经从出门就迷路到了熟悉每条街道每个路口,甚至是卖水果的大妈,卖奶茶的小妹。

蔡徐坤骑着单车拐到路口,他现在在加油站旁边的便利店里工作。他大学读的医科,justin本来想帮他开个诊所,可是即使是在大陆,也难保那个人的势力不会波及。为了安全起见,蔡徐坤还是选择了比较不起眼的工作。

“坤坤来了呀。”马来西亚甜心的问候总是能驱散蔡徐坤心中的不安。

“坤坤吃早饭了没?”尤长靖左手还拿着一个鸡翅,嘴里塞着食物,含糊不清地问道。

蔡徐坤有胃病,前几天就因为没吃早饭发作了,他一个人蜷缩在收银台下面,也不叫人,等尤长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脸色发白几欲昏阙。

尤长靖被吓得魂飞魄散,从医院回来后就成为了蔡徐坤的早中晚饭监督人。他不太清楚蔡徐坤的过去,只是隐隐约约知道他的胃病是在台湾的时候落下的。

“长靖,早上吃太油的东西不好哦。”

“知道啦,知道啦。”尤长靖意犹未尽地啃完了鸡翅。

“对了,坤坤,以后你生病一定要说啊,千万别一个人忍着。”

“嗯,知道啦,店长大人。”其实,他也不是刻意要忍着的,只是忍惯了,以前痛到极致的时候就告诉自己忍忍就过去了,他也没办法告诉别人。

陈立农的话....应该巴不得自己痛死吧。




傍晚的时候蔡徐坤遇见了来接尤长靖的林彦俊,“坤坤,那我先走了哦。”今天轮到蔡徐坤值夜班。

尤长靖整个人缩在林彦俊的怀里,两个人在夜色里几乎融为一体。

蔡徐坤突然想起在某天高雄的某个街头,那天陈立农心情好把他带了出来,那时候夜风有点大,陈立农把他整个人裹进自己的风衣里,他除了能闻到风衣上的烟草香还能感受到陈立农的体温。

只是这样的回忆不过是徒增难过罢了。蔡徐坤痛恨自己的记忆,为什么不能只记住那些痛苦的,还要记住这些.....虚情假意的。


夜晚的加油站没多少人来,蔡徐坤也落得清闲。
“叮咚,欢迎光临。”
“请问您需要些....”
修长的身影挡在了收银台前。



不是他,不是他,不是他。

这里只是大陆某个五线小城市,而他远在千里之外的高雄。

这不可能是他。

蔡徐坤沉默地站着,手却紧紧抓着裤子,几乎要把那团布料揉烂。他一直不敢抬头看眼前那个人,那个人却先发话了。

“坤坤”

只是这两个字,却又快又狠地把蔡徐坤三个月以来建立的心防击碎。

他听过陈立农无数次喊过他的名字,带着恨意的,要将他撕碎一般的恨意。

不,不要。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这不是我的错。

痛,好痛。深藏的记忆如同潮水一样涌来,废弃的厂房,肮脏的仓库,纸醉金迷的赌场,一次又一次.......

他不要被带回去,能不能放过他。

潮水在瞬间淹没了他,他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



“坤坤,坤坤”
是谁在叫他?
“不要!”蔡徐坤尖叫着醒来,“别过来!”眼前白茫茫的一篇,什么也看不清。

“坤坤,是我是我。你看看我!”蔡徐坤机械地转过头去,白雾渐渐退去,映入眼帘的是尤长靖担忧的脸。

“长靖......”

“坤坤,你昏倒了在店里了,我已经让彦俊去买粥了,等下你喝一点。”

“我,昏倒了?”可是他在昏倒之前,明明看到了......

“是啊,你的朋友用你手机打电话给我的,是他把你送到医院的,不过我们来之前他已经走了。彦俊你回来了啊,坤坤,喝点粥吧,你是不是又像因为吃得太少才会晕倒啊?”

“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小鸟胃啊。”

“林彦俊!你看我等下不好好收拾你,哼。”


蔡徐坤心乱如麻,也没什么胃口,只是耐不住尤长靖关切的目光,还是胡乱喝了几口粥。

“对了,坤坤,打电话来的那个人是有点台湾腔的男生哎,是你在台湾的朋友吗?”

蔡徐坤拿勺子的手一抖。

“不是,我在台湾没什么朋友,他.....应该只是来店里的顾客吧,只是刚好碰巧。”

因为不是什么大毛病所以蔡徐坤醒了之后就出院了,尤长靖放了他一天假,蔡徐坤浑浑噩噩地回到家里,无力地摔在床上。

怎么办?告诉justin吗?离开这里吗?离开的话会不会连累到长靖和彦俊?这么偏的地方陈立农都能找过来,他再逃到别的地方,陈立农也会发现吧。

也许,也许陈立农早就把他忘记了,这次只是个意外,是个偶遇......
大脑抵挡不住身体的疲惫,蔡徐坤胡思乱想着竟然就这么睡过去了。


蔡徐坤梦到了陈立农,只是这次的梦跟以前的不太一样。以前他总梦见陈立农拿抢抵着他的脑袋要他给朱正廷偿命,或者把他钉死在床上用各种奇怪的体位强硬地进入他。

可是这次他梦见了第一次见陈立农的场景。



那时候他来台湾不过半个月,正是对新环境充满好奇的时候。蔡徐坤在工作之余喜欢摄影,那时候正是木棉花开的季节,每天中午他就拿了单反去拍景。

他是在一树木棉花下看见陈立农的,那时的陈立农还没展现出他的凛冽,所以在蔡徐坤眼里,那只不过是个温柔的台湾男生。

那个男生穿着暖黄色的衬衫,衬衫的下摆一半被系在长裤里,一半飘在春风里。

“咔嚓”等蔡徐坤反应过来,他已经无意识地按下了快门。

与此同时,原本寂静的小道上凭空出现了几个人,不由分说地就抢过蔡徐坤的相机。

“喂,你们干什么?”蔡徐坤忙扑上去抢过相机,看那些人的服装,好像是医院的小护士们在闲聊时隐隐说起的“道上的人”,可是他只是拍张照而已,也没惹着他们吧。

“等等”带着台湾腔的声音插进来,蔡徐坤错愕地抬头。他这才完完全全地看清陈立农的脸。陈立农的刘海那时候还没有梳上去,乖乖地服帖在额头前,他带着浅笑的时候眼睛就会弯成月牙的样子。

真的好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。

“你是在拍我吗?”

蔡徐坤这才发现陈立农正看着自己相机里的照片。他的脸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,应该.....应该不会被对方发现自己脸红了吧,幸好今天戴了贝雷帽.......

“嗯......”他无意识地踢着脚下的小石子。手指也开始绞他的衬衫边。

“还给你吧。”陈立农把相机还给蔡徐坤。蔡徐坤懵懵地接过,这才发现原来围在这边的那几个人已经没了踪影。

然后他自己也不知怎么地脱口而出:“那些人是你小弟吗?”

……

蔡徐坤说完就想咬掉自己舌头,还真是流年不利,这么傻里傻气的话。陈立农看见蔡徐坤发窘的样子,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养过的小猫,看上去一副会炸毛的样子,实际上逗逗它就会害羞地缩进窝里。想到这里陈立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他忍不住隔着贝雷帽揉了揉蔡徐坤的头。

“你是住在这附近吗?”

“我在附近的友和医院实习,我叫蔡徐坤。”蔡徐坤感到头上的力度在慢慢消失,不知怎么的他却有点失落。

陈立农慢慢收回手,他的声音像是从春风里飘过来的:“我叫陈立农。”


按照小说的情节,他和陈立农应该很快会有第二次,第三次相遇,一见钟情,二见倾心,三见说不定都定终生了。他们会争吵,和好,再争吵,再和好,会经历一些困难,然后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。

可是,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童话。那缕春风最终会变成凛冽的寒风,把他们伤的体无完肤。






蔡徐坤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,他揉揉脑袋,真的没想到自己睡了那么久。然后,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,有条不紊的敲门声。

“叩,叩,叩。”
“叩,叩,叩。”

声音在漆黑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响亮,那声音仿佛敲在了蔡徐坤心上。他瑟缩着向后退去,门外的陌生人却很有耐心,敲门声一直没停过。
不会是尤长靖,尤长靖有他家的钥匙。应该就只有一个可能,他昨天晚上在店里见到的人。

这么久了,还没报复够吗?

“千万别哭呀”蔡徐坤对自己说。他的眼泪,在陈立农那里是最不值钱的东西。




门把手被轻轻转动,时隔三个月之久,陈立农再次见到了蔡徐坤。

蔡徐坤瘦了很多,昨天陈立农把蔡徐坤抱去医院的时候就发现了,蔡徐坤安静地躺在他的臂弯里,而他几乎感觉不到什么重量。

他有很多话想和蔡徐坤说,但是欣喜,难过,彷徨,后悔,各种情绪在一瞬间击中了他,纵然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了,好像有什么东西哽在了喉头。

倒是蔡徐坤先发话了:“陈立农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他们之间,到底还缺少一个了结。

这是三个月以来陈立农第一次听见蔡徐坤的声音。蔡徐坤就这么当着他的面坠入冰冷的海水里,他放下一切事务疯狂地找了蔡徐坤三个月,几乎以为这个人是真的不存在于世界上了。

陈立农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发酸:“坤坤,我找了你很久。”

在那一瞬间蔡徐坤几乎要相信陈立农眼里的难过了,他甩了甩脑袋,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都甩出脑海。

“怎么,陈先生,你花了这么多力气找我,就是为了接着折磨我吗?”

“不是的”陈立农上前一步抱住眼前的人,“对不起,坤坤,对不起”他顿了顿“为所有的事。”

蔡徐坤任凭他抱着,眼中却无悲无喜,过了半晌,他才慢慢地说:“我不需要你的道歉,我只需要你放过我。”

陈立农闻言却越发紧地抱住他:“我知道我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,求求你原谅我坤坤,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?”

可蔡徐坤只觉得讽刺。

陈立农,你这幅卑躬屈膝求原谅的样子,做给谁看呢。

那我以前求你的时候呢?你是怎么对我的。”蔡徐坤发狠地挣脱陈立农的怀抱,一把拿起料理台上的水果刀,冰冷的刀锋对着陈立农:“你再过来一步,我就杀了你。”

陈立农却置若罔闻,他直视着蔡徐坤的眼睛,为什么这双漂亮的眼睛在见到他的时候总是含泪。他这次来,真的只是想抱抱蔡徐坤。

陈立农一步步地上前,蔡徐坤却慌了神,只好跟着后退。“你...你别过来了,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是不是!”

陈立农抓住蔡徐坤拿刀的右手,把刀锋对准自己的心脏,“想杀的话你就杀了我吧,杀了我就一切都结束了,我再也不会来纠缠你了。”他说着这样的话,眼中尽是缱绻旖旎,“乖,坤坤,手不要抖,抖了就刺不中了。”

刀锋已经对准了心脏,陈立农带着不容抗拒的力度禁锢住蔡徐坤的手腕把刀向前送去。

“不要!”蔡徐坤浑身都在颤抖,在刀刺入血肉前用尽全身力气把刀一把甩在地上,蓄藏已久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。

陈立农温柔地吻去他的泪水:“坤坤,你舍不得杀了我,你还爱我的对不对。”

tbc















一只思念查查到搞事的买个泥头
一只为老万劳心劳力还是被吃掉的教授*\(^o^)/*
最后的补偿嘛....嘿嘿嘿要开车了

私心觉得老万的能力很苏,除了弄个x表白,还可以玩金属play什么的...然而po主又开始污了

抱歉占tag
想问一下有没有特别适合ec的句子啊
入坑后超级迷这对cp
诺顿秀的糖甜炸了

ps 法鲨的刺客信条和一美的刺客联盟角色拉郎好配啊!

po主觉得叶芝的诗挺配ec的

因为你没把重誓守住,
别人成了我的朋友;
但是每一次我面对死亡,
或者攀登梦想的高处,
或心情振奋喝了点酒,
突然间我总看见你的脸庞。